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第一章 漂亮女人

  我叫秦宇,是个孤儿,家住苏北边界的偏僻小村庄里。

  我唯一的亲人就是三叔,三叔将我拉扯长大,在我心中,他和我的父亲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三叔是一位风水先生,十里八村名气很大,附近村里婚葬嫁娶、搬家迁坟之类的都会来找他,给的报酬不少,所以我们家的经济条件也不错。

  三叔的脾气性格很好,从小到大,不论我犯了多大的错,都没有对我打骂过,村里人都说三叔对我比对亲儿子还亲。

  只不过,有一件事,三叔很倔。

  从我小的时候,每个月的阴历十五,三叔都会带我去距离村子不远的那座山。

  那座山是我们这十里八村的先人长辈坟地,整座山山腰之下都是坟圈子,就算是大白天的都显得阴森森的。

  每个月的阴历十五,我都会在山上的破茅屋里住一夜。

  刚开始的时候,我哭着闹着不愿意,但是三叔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由着我的性子,很倔强,不闻不顾的将我锁在这破茅屋里,直到第二天一早才会来接我下山。

  时间久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渐渐习惯了。

  我问过三叔,为什么每个月阴历十五都要我在这坟山上住一夜。

  三叔的回应很简单,说是让我和我的父母聚一聚!

  这间破茅屋的后面,是一座不起眼的孤坟,没有碑文,三叔说那是我父母合葬的坟茔。

  关于父母的死因,三叔的解释是当年我父母出了车祸,没有说详细的细节。

  小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长大之后种种疑问难免在我的心头升起。

  既然是父母合葬的坟茔,为何没有立碑?

  十里八村先人长辈的坟茔都在山脚之下,为何我父母的坟茔会孤零零的在山顶茅屋后面?

  还有,每个月阴历十五都要我在山顶的茅屋住一夜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些疑问我问过三叔,但是三叔没有给我答案。

  “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这句话,我从三叔的口中已经听了无数次了!

  这一年,我十八周岁了!

  我的生日,正好是阴历七月十五这一天。

  这一天,三叔被附近村的人请去看风水了,我在家收拾一些东西,准备去后山那边过夜了。

  傍晚时分,正当我准备出门的时候,院门被人推开了。

  那是一个女人,五官精致,三十岁的模样,身材凸凹有致,穿着打扮很时尚,一看就是城里人。

  这女人很漂亮,最有特点的就是她那双丹凤眼,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媚感。

  “秦三爷在不在?”她微笑着对我说道。

  我回过神来,眨巴眨巴眼睛,摇摇头说道:“三叔给人家看风水去了,你要是有事的话,明天再来找他吧!”

  话音落,我发现这女人看我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

  “你喊他三叔?”

  这女人的语气有点奇怪,直勾勾的看着我,意味深长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秦宇!”我随口回应说道。

  听我这么一说,这女人的脸色微微一变,喃喃说道:“宇宙洪荒天地玄黄……宇字第一,秦姓,你是……”

  “小宇,天色不早了,该上山了!”

  这时候,三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打断了这女人的话。

  三叔回来了,让我有点意外,平时给人家看风水啥的都是半天的时间,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三爷!”那女人眯着眼睛招呼了一声。

  三叔没有理会那女人,走到我身前,直接将一个灰布包放在我怀里,轻声说道:“快上山吧,太阳快落山了,天黑了路就不好走了!”

  我看了看那女人,又看了看三叔,心中虽然有疑问,但是这时候也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家门。

  刚离开院门没多远,我就听到了三叔的咆哮声,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我也没有回去偷听是怎么回事,那女人很显然和三叔比较熟悉的,我从小到大还没见过三叔大发雷霆的样子呢,也不知道那女人是怎么刺激三叔了。

  至于那女人的来路,我心中也在恶趣味的猜测着,该不会是我三叔在外面包养的小情人吧!

  当我来到后山山脚下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偌大的坟圈子更显阴森。这么多年走这条山路,我都已经习惯了,也不觉得怎么害怕了。

  穿过了坟圈子,来到山顶之后,先来到茅草屋后面的土坟前,在坟前上了几炷香,磕了几个头。

  我不知道父母是什么样子的,家里甚至连他们的遗像都没有,对他们的思念缅怀都是深深的藏在心底。

  今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过了今天,我就得让三叔给我解释一下困扰我多年的那些疑惑了。

  在土坟前待了一会之后,我回到了茅草屋之中,打开了三叔给我的灰色布包。

  以前每次上山,只要带点香烛纸钱就行了,这次三叔给我的这个布包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

  打开布包之后,看到里面的东西,我愣住了。

  里面是一大包的香灰和几张黄纸符,除此之外还有一张纸条。

  纸条上面写了一段话,比较潦草,显然是三叔写的比较急,勉强能看懂。

  “小宇,今晚睡觉之前,把香灰撒在门前一米内,那几张纸符贴在窗户上。晚上睡觉,不论听到任何动静都不要回应也不要出屋,就算是听到我的声音也不要出去,切记切记!”

  纸条上的这段话让我有点懵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我下意识的摸出了口袋里的手机,给三叔打电话,想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连拨了几次,都提示对方手机已关机。

  搞什么啊!

  这么多年来,每个月来这里睡一夜都没这么麻烦,今晚是怎么回事?

  我也没有多想了,按照三叔的吩咐,将香灰撒在门前,茅草屋两扇窗户上贴上了纸符。

  做完这些,躺在茅草屋那张破床上面,没过多久我就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惊醒。

  此时已至深夜,谁他妈吃饱了撑的跑这坟山来了?

  我本来就有点起床气,被这声音惊醒之后,下意识的就准备开口大骂了。

  此时,我突然想到了三叔留给我的纸条上那段话,骂人的话到了嘴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三叔的声音,很是焦急的说道:“秦宇,快开门跟我走,村里出事了!”

  第二章 挖坟

  若是在以前,我绝对毫不犹豫的开门出去了。

  但是,自从看了三叔留给我的那张纸条之后,我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些许的警惕。

  外面的人,真的是三叔?

  三叔的声音我自然很熟悉,只不过,从小到大,三叔都是喊我‘小宇’,从来没有喊过我的全名。还有,外面的声音虽然很像三叔,但是我却感觉有点怪怪的。

  我没有回应房外‘三叔’,憋气不吭声,蜷缩在床头角落,莫名的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没过多久,茅草屋外面的声音消失了。

  房外寂静,我稳了稳心中紧张恐慌的情绪之后,小心翼翼的下床,来到了门后,提心吊胆的透过门缝看向房外。

  蒙蒙月光下,外面空空如也,连个鬼影都看不到。

  但是,在门前地上的那层香灰上面,却出现了一片杂乱的脚印,似乎是很多人在上面来来回回踩过。那感觉就像是一群人在门前转圈圈,不得其门而入似的。

  刚刚在外面的究竟是谁?

  正当我心中升起这个疑问的时候,窗户那边传来了一些动静。

  我屏住呼吸,有些紧张的慢慢走了过去,趁着月色,贴在窗户边朝外面看去。

  蓦地,一张惨白的人脸突然出现在了窗外,整张脸都快贴在窗户上了,满脸污血,死鱼般的双眸直勾勾的看着我。在那双眸子中,还有淡淡的绿芒闪烁着。

  我们脸对脸,隔着一层窗户,近在咫尺。

  突如其来的惊吓,差点让我惊呼出声,我踉跄退后,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惊恐的看着窗外。

  窗外那人咧嘴一笑,面容狰狞,伸出手就欲打开窗户。

  而就在他的手触碰到窗户的那一刻,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看到窗户上贴着的那几张符纸微微闪烁出了微弱的光芒。

  “滋滋滋……”

  一阵青烟伴随着油炸的声音从那人身上冒出,那人的脸庞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惨叫哀嚎几声之后,直接化为了一滩黑水。

  这样的一幕,让我久久回不过神来,身体哆嗦,心中惊恐到了极点!

  到底是怎么回事?

  外面那家伙究竟是不是人?

  三叔让我贴在窗户上的纸符,难道是专门为了这人的?

  这么多年来,我每个月都会在这坟山上住一夜,胆子也不算小了,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此时此刻,难免有些心慌胆寒了!

  想想刚刚那张惨白的人脸和他化为黑水的那一幕……

  不会是碰到什么脏东西了吧?

  我打了个寒颤,强迫自己不去深究这件事,只求能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夜就行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阵声响,似乎是从茅草屋后面传来的。

  那声音,似乎是很多人在挖什么东西!

  茅草屋后面就是我父母的坟茔,该不会是……

  我心中不安,这时候也顾不得三叔留下的那张纸条的提醒了,冲出了茅草屋,绕到了茅草屋的后面。

  当看到茅草屋后面的情景之后,我双眸瞬间赤红,疯狂的怒火从心中升腾。

  果然如我猜测的那样,四五个人正在挖着我父母的坟茔,坟头都已经被他们挖开了。除了这几人之外,还有一人站在一旁,手中提着一个黄皮灯笼,幽幽烛火在月光的笼罩下显得有点刺眼了。

  那个提着灯笼的人,正是白天去我家找三叔的那个女人。

  “妈的,你们这些狗日的在干什么!”

  我暴吼一声,状若疯狂的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就欲冲过去。

  挖我父母的坟,我杀了他们的心都有了!

  可是,刚往前冲了几步,我的身体猛地一颤,顿在了原地,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几个挖坟的人。

  刚刚怒火冲头没有细看那几个挖坟的人,这时候借助月光和那女人手中灯笼的光芒,我看清了那几人的样貌,顿时吓得心跳都快骤停了。

  那几人身上衣衫脏乱,动作僵硬,他们身上脸上还流淌着黑红相间的肮脏血液,大晚上的给人一种很诡异阴森的感觉。

  “李五爷……”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其中一个挖坟的老人,心颤不已。

  李五爷是我们邻村的老人,半个月前去世,被埋在山脚下的坟圈子里的。已经死了半个多月的人此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没有被吓晕过去就很不错了。

  那几个挖坟的人根本没有理会我,动作僵硬的挖着坟,而那个女人则是朝我笑了笑。

  白天的时候,面对这样微笑的美女绝对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情,但是此时此景,这样的笑容却让我头皮发麻。

  “你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挖我父母的坟?”我色厉内荏的戾吼,手中紧攥着石头给自己壮胆。

  她微微挑眉,脸上笑容更盛,语气古怪的说道:“你父母的坟?秦三告诉你的?”

  不等我回应,她拎着灯笼朝我漫步走来,幽幽说道:“我们都以为你死了,谁都没有想到秦三竟然将你救下了。整整十八年了,秦三骗了我们十八年,说什么寻九大龙脉,真正的目的竟然是收养了你这个……杂种!”

  她的眸中闪过了一抹幽绿的光芒,娇媚的容颜露出了狰狞之色,森然的盯着我,阴沉说道:“你活着,会让很多人都不高兴的,所以,还是去死吧!”

  话音落,她猛的出手,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

  这女人的速度很快,我根本闪躲不及,脖子被掐住之后,我本能的挣扎,但是感觉她的手就像是大铁钳似的,力气很大。

  我急怒之中将手中的石头猛地砸向她的脑袋,可结果根本没用,这女人的头感觉比石头还硬,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

  掐在我脖子上的手,力气越来越大,我已经无法呼吸了,眼前直冒金星,颈骨感觉都快被她扭断了。

  就在此时,一阵清脆的铃声传来。

  “铃铃铃……”

  伴随着那阵清脆的铃声,那几个挖坟的人动作猛地一僵,随后像是被什么东西操控了似的朝这女人扑了过来。

  第三章 白色的花

  那几个挖坟的人面容狰狞,双眸绿芒大盛,口中嗬嗬着宛若野兽嘶吼朝这女人扑来。

  这女人没有闪避,冷哼一声,将手中的黄皮灯笼提起,轻轻一晃。

  点点火光从黄皮灯笼里飘散而出,散落在了那几个挖坟人的身上。

  “砰砰砰……”

  一连串的闷响声中,那几个挖坟的人身上接触到那些火光之后,就像是火星碰到了汽油,轰然燃烧起来。

  几团火焰将那几个挖坟人包裹,焦臭的气味弥漫,那几个挖坟人身影萎顿,倒地不起,最终化为焦尸。

  借助火光,我也看到了刚刚铃声传来的源头。

  三叔!

  此时的三叔和往日不同,面容冷峻,眸中闪烁寒芒,整个人气息大变,和平时的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完全不同了。

  他的手中拿着一枚铜铃,轻轻晃动,伴随着清脆的铃声,一步步朝我这边走来。

  那个女人掐着我脖子的手不再用力,似乎有些颤抖,看样子似乎是受到了那铃声的影响。

  “三爷,您要对我动手?”那女人看着三叔,语气有些怪异。

  三叔手中的铜铃不紧不慢的晃动着,冷冷的注视着那个女人,沉声说道:“放开他,饶你不死!”

  闻言,那女人瞳眸微微一缩,寒着脸说道:“三爷,为了这孽种,你真的打算背叛……”

  “铃铃铃……”

  那女人的话未说完,三叔手腕猛地一动,手中的铜铃突然加速晃动起来。

  这急促的铃声在我听来没有什么感觉,但是这女人的脸色猛地变得苍白起来,身躯剧烈的颤抖起来。看样子,这铃声对于这女人来说,似乎是一种很难忍的折磨。

  她面露痛苦之色,掐着我脖子的手也松开了一些,我大口喘息,同时急忙挣脱她的掌控,慌不择路的意欲逃离她身边。

  “去死!”她双眸瞬间赤红,面容扭曲,手中的黄皮灯笼直接朝我砸了过来。

  如果是普通的灯笼的话,我根本不惧。

  但是,就在刚刚,我亲眼看到了那黄皮灯笼内的点点火星就将那几个挖坟的人焚烧成了焦尸,我若是被这黄皮灯笼内的烛火沾染的话,后果可想而知了。

  “三叔,救我!”我惊恐的喊叫着。

  我的话音刚落,三叔身影一晃,宛若鬼魅似的出现在了我的身前,直接挡住了那女人砸过来了的黄皮灯笼。

  “蓬~”

  黄皮灯笼直接砸在了三叔的身上,像是点燃了巨大的油桶似的,熊熊火焰冲天,热浪猛然爆开,直接将我冲飞了。

  我飞出了数米远,正好掉进了父母坟茔之中。

  之前这座坟已经被那几人挖开了,我重重的砸落进坟坑之中。

  坟坑之中有一口腐蚀很严重的棺材,棺材板腐烂不堪,根本承受不住我的体重。我掉落坟坑之中后,直接将那棺材盖砸烂了,掉进了那口棺材中。

  摔得七荤八素的,我有些晕头转向。

  蒙蒙月光照耀下,棺材内的东西一览无余,看清楚棺材里的情况之后,我顿时有些懵了。

  这是父母合葬的坟茔,可是这里并没有父母的尸骨或骨灰之类的东西,只有一株干枯的洁白色的古怪花蕾。

  从小到大,我都将这座坟当成父母的坟茔。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忘记了坟坑外的那女人和三叔,有些失神的怔怔拿起了那朵干枯的洁白花蕾,心中的某种东西仿佛崩塌了似的。

  这不是父母的坟茔,三叔一直以来都在骗我,为什么?

  就在我心中不知是悲还是怒的时候,我的手掌传来一阵刺痛感,让我身体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那朵干枯洁白的花朵,突然间生出了很多的细小尖刺,直接刺进了我的手掌。

  它在吸我的血?

  我本能的想要将这诡异东西扔掉,但是此时大脑猛地一阵轰鸣,紧跟着我的意识模糊起来,眼前一黑,很干脆的晕死了过去。

  在我意识彻底的陷入黑暗之中的那一刻,我听到了那个女人的愤怒惊恐尖嚎。

  “怎么会是白色的花……这不是曼珠沙华,这是曼陀罗华,秦三你该死……”

  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有很多人的在哭泣哀嚎,可是我却看不清他们的相貌。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悠悠醒转过来。

  我躺在茅草屋的床上,全身有些酸疼,骨头像是散架了似的。

  我的右手掌有些刺痛,记得昏迷前被那白色干枯的花刺破了手掌,那诡异的花蕾似乎还吸了我的血……

  嗯?

  当看到右手掌心的时候,我愣住了,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掌心处。

  一朵花蕾的印记出现在我的掌心,像是纹身似的,很妖异。

  “醒了?”三叔的声音从茅草屋门口传来。

  这时候我才发现三叔也在,他毫无形象的蹲坐在茅草屋的门槛上,抽着烟看着茅草屋外,一副孤寂落寞的神情吞云吐雾。

  我愣愣的看着三叔,心中杂乱不知道怎么开口。

  在我昏迷之前,我明明看到了三叔全身被熊熊大火笼罩,那时候以为三叔跟那几个挖坟的人一样会变成焦尸,现在看来似乎和我想象的有很大出入,那熊熊火焰并没有伤及三叔分毫。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我心中更多的疑惑涌出。

  那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那座坟茔根本不是我父母的,这么多年来三叔为什么要骗我?

  还有,坟中那朵干枯古怪的白花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何我的手掌之中会有那花蕾的印记?

  疑惑太多,我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问起了!

  “小宇!”三叔喊了我一声。

  “嗯?”我回过神来,看着三叔。

  “以后,不要再回村子了,也不要来这座山了!”三叔将手中的烟蒂弹飞,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我,沉声说道:“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三叔,这到底怎么回事?”我忍不住问道。

  三叔话中的意思我能听出来,似乎在躲着什么人!

  昨晚那女人想要杀了我,到底是什么原因?

  第四章 你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

  三叔没有回应我的话,站起身来,走到床边,从床下拿出一个有些旧的背包,直接扔给了我。

  “我有个朋友在江城,包里有她的地址,你可以暂时待在她那边!”

  三叔看着我,确切的说是看着我的右手掌心,神色复杂,喃喃说道:“也不知是福是祸,就看这操蛋的老天爷这次是不是站在咱们爷俩这边了!”

  不等我说些什么,三叔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我要去处理一些事,过段时间去找你,你尽快离开这里!若是遇到北陵秦家的人,能躲多远躲多远……还有,别让人看到你手掌心那个印记,切记切记!”

  说完这番话之后,三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茅草屋,根本不给我询问的机会。

  等我缓过神来追出茅草屋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三叔的身影了。

  谁他妈能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脑袋跟浆糊似的,思绪纷杂,良久之后我深吸一口气,拿起三叔留给我的背包,翻看里面的东西。

  除了一些我的衣物和几千块钱之外,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

  三叔让我投奔他的那位朋友,也不知道究竟是躲着什么人?

  北陵秦家……

  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茅草屋后面的那座坟已经被填平了,我目光复杂的看向那边,长叹一声,背着背包走下了坟山。

  就在我刚到山脚的时候,远处一股浓烟升腾,是我们村子所在的方位。

  虽然三叔叮嘱我不让我再回村子,但是村子那里毕竟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我忍不住朝村子的方向奔去,想看看村子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当我来到村子附近的时候,看到眼前的一幕,彻底的愣了。

  整个村子,都已经被熊熊大火包裹,浓烟滚滚,热浪席卷。

  怎么会这样?

  谁放的火?

  村里的那些村民难道都已经……

  我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咬着牙看着那将整个村子吞噬的熊熊大火,脸色难看的快步离开这边。

  这里的大火,肯定会引起附近村子的人来查看的,此地不宜久留,万一把我当成纵火犯之类的就麻烦了。

  我们的村子距离镇上不远,来到镇上之后,我在镇上的车站买了前往江城的车票,坐在大巴车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思绪万千。

  三叔是我唯一的亲人,就算他这么多年一直骗我,但是我相信他也是有苦衷的!

  现在,我只期望三叔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整整一天的时间,当乘坐的大巴车来到江城车站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

  江城是沿海城市,高楼大厦林立,宛若钢铁丛林。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江城算是国际化大城市了,人口众多。

  三叔给我的这个地址,我这时候也没有直接过去,毕竟天色已晚,现在去打搅人家有点不合适了。

  我准备找家旅馆住一夜,等第二天一早再过去。

  找了一家还算干净的旅馆,开了一间房,将背包扔在地板上,我直接躺在床上睡了。坐了一天的车,加上昨晚受到的惊吓还没彻底的散去,早就疲惫不堪了。

  到晚上九点钟左右,我被饿醒了。

  从背包里拿出钱揣进裤兜,我走出了旅馆,来到了附近的夜市小吃一条街。从南走到北,出了小吃街之后,我的肚子已经圆滚滚了。

  大城市就是不一样,看着来来往往穿着清凉的众多美女,真的是赏心悦目。

  在街上溜达了一会,正准备回旅馆的时候,却被一个人拦住了去路。

  拦住我去路的是一个瘦小的老头子,八字胡小眼睛,有种贼眉鼠眼的猥琐感觉。

  “小伙子,你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啊!”

  我白了这老头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是穷光蛋,没钱,你找其他人吧!”

  对于这样坑蒙拐骗的家伙,我见得多了,以前每次跟着三叔去镇上的时候,经常能在车站或者公园附近见到这样的江湖术士,对这样的人我都已经免疫了。

  我准备绕过这老头离开,但是这老头还不死心,纠缠着我不放。

  “小伙子,你身上有阴气,绝对被不干净的东西盯上了!”

  矮小老头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我这里有一张龙虎山天师亲手炼制的符箓,只要九百八……哎,别走啊,价格好商量!”

  都快走到旅馆门口了,矮小老头还是紧跟在我身边喋喋不休,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

  我紧皱眉头看着这跟牛皮糖似的矮小老头,不耐烦的说道:“你烦不烦?把我当肥羊了?你觉得我像是有钱人吗?”

  矮小老头嘿嘿一笑,死皮赖脸的说道:“一百八,不能再便宜了!”

  我气得想扇他,但是毕竟是第一次来江城,担心招惹麻烦。同时,也有点相信这老头的话了,毕竟昨晚亲身经历的那一幕,让我到现在都有些胆寒。

  或许,我身上真的有所谓的阴气萦绕吧!

  不管是真是假,花钱买平安吧,就算是心理安慰也好。

  我直接扔给这矮小老头两百块钱,也没让他找钱,黑着脸从他手中接过那所谓的龙虎山天师亲手画制的符箓,随手揣进裤兜里,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旅馆之中。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一十点多钟了,我住在旅馆的三层,这一层走廊静悄悄的很寂静。

  拿出房卡,打开房门的那一刻,一股森凉感觉从房间内涌出,让我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空调没关?

  不对啊!

  这旅馆的房间都是插卡取电的,我离开房间的时候,房间内已经断电了,空调不可能一直都开着的。

  我也没多想,将房卡插进了玄关墙壁上的卡槽,房间内灯亮了,没有什么异状,我随手将房门关上了。

  当我目光注视到床边地板上的背包的时候,眉头微皱。

  我记得离开房间的时候,背包不是在那个位置的,似乎移动了一段距离。

  难道是打扫房间的服务生来过?

  包里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也没有丢什么东西,我也就没理会了。

  走进卫生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卫生间的温度似乎更低了一些。

  洗漱一番之后,正当我对着镜子擦脸的时候,我发现镜子中的‘我’似乎有点不对劲。

  我在对着镜子擦脸的时候,总感觉镜子里的‘我’动作慢了一拍。

  同时,还看到镜子里的‘我’眸中似乎闪过了一抹淡淡的绿芒。

  我心中咯噔一下,擦拭脸庞的动作僵住了,瞪大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喘的看着镜子,身体紧绷着很紧张。

  第五章 你怎么会在这里?

  “滋啦~”

  卫生间内的灯光猛地一闪,像是电压不稳似的,把我吓了一大跳。

  再看向镜子,镜中的景象并没有什么异样,让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可能是昨晚的事情把我吓住了,搞得我现在都有点神经兮兮的了。

  我自嘲的笑了笑,将毛巾扔在了洗漱台上,走出卫生间,躺到了床上,关灯睡觉。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被冻醒了。

  空调温度开得太低了?

  不,不对!

  我想要摸空调遥控器,但是却发现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关上了,连床头灯都打不开了。

  停电了!

  既然是停电了,为什么房间内这么冷?

  正当我想穿衣下床去找旅馆的服务员的时候,朦胧间似乎看到床下有个黑乎乎的东西探出来了。

  此时正值深夜,房间内也没有灯光,视线很模糊。

  我刚开始以为是一只大老鼠,身体本能的反应直接一脚踩了过去。

  可是当这一脚踩实之后,我身体猛地一颤,小心肝差点蹦出嗓子眼了。

  那不是什么老鼠,而是一只手!

  我的床底下,藏着一个人!

  小偷吗?

  自幼经常上坟山,我的胆子也不算小,此时也来不及细想这‘小偷’什么时候躲我床底下的,直接抓住那只手,另一只手顺手抄起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狠狠的砸了过去。

  “出来!”我暴喝道。

  被这烟灰缸狠狠砸了一记之后,藏在床底下的那人确实乖乖的出来了。

  不过,当我看到这个‘小偷’的时候,顿时吓得面色苍白忍不住惊嚎了一声。

  这人绿油油的双眸,面上些许污血,口中嗬嗬宛若野兽低吼着看着我……

  这家伙不是人!

  昨晚我在坟山上面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家伙,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也遇到了!

  难道是昨晚的那个娘们找上门来了?

  我想夺门而逃了,但是突如其来的惊吓让我双腿发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奇怪的是,这只鬼似乎比我还害怕,非但不敢靠近我,反而像是惧怕我似的,连连退后几步,脸上露出惊恐畏惧之色。

  这一幕让我有点愣了,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敢肯定这只鬼大晚上的出现在我的房间里绝对不是为了跟我捉迷藏玩的,不论是什么目的,肯定是针对我的。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正当我思索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察觉到我的口袋位置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在这黑暗的环境之中尤其显眼。

  什么东西?

  我摸出口袋里的那发光的东西,微愣了一下,竟然是晚上碰到的那猥琐老头强卖给我的符箓。

  这张符箓是折叠成三角形形状的,实际上就是一张黄纸符,之前我只是想着花两百块钱买个心理安慰罢了,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和我想的有点不太一样了……

  “吼吼……”

  那只鬼嘶吼,惊恐不已,连连退后,似乎很忌惮害怕我手中的这张符箓。

  这时候我算是明白了,这只鬼没有对我动手并且还这么怂,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我随身带着这张符箓的缘故。

  还有,我之前在卫生间照镜子的时候,看到的那诡异一幕估计也不是我眼花了,很可能也是因为这张符箓的缘故,这只鬼才没有对我动手的。

  这么说来,那个猥琐的老头子真的是一位高人了!

  这样一来,我胆气不禁壮了不少,试探着拿着这张符箓慢慢的靠近那只鬼。

  那只鬼惊恐哀嚎,退到了墙角落蜷缩着,颤颤发抖。

  “说,谁派你来的?究竟想干什么?”我厉喝道。

  我现在竟然在威胁一只鬼,感觉跟做梦似的。

  对于我的威胁,那只鬼只是惊恐哀嚎,根本没有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正当我还准备继续询问的时候,我手中的符箓猛地化为一道火光,瞬间没入了那只鬼的额头。

  隐隐间,我看到,那道火光在那只鬼的额头上形成了一个‘赦’字。

  那只鬼哀嚎之声戛然而止,全身不断的颤栗,阵阵黑烟从这只鬼的身上升腾,最终化为了虚无。

  就这么被干掉了?

  我脸色古怪的看着那只鬼消失的地方,久久不能回神。

  这只鬼消失之后,房间内来电了,我下半夜开着灯坐在床头想事情,睡意全无。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我退房离开了旅馆,在街边的早点铺子吃了点早餐之后,急匆匆的赶往三叔那个朋友所在的地方。
  兰山街18号,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玉箫小说] 回复数字39,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就是三叔的那位朋友的住所。
  这个地方,和我想象的有很大的出入。本以为是个普通的民宅之类的地方,但是来到这里之后我才发现,什么叫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这是一栋独立别墅,仅仅庭院就占据了数百平米的面积,在这寸土寸金的江城,拥有这样一座住所简直和拥有一座金山没有什么区别了。

  三叔什么时候有这么壕的朋友了?

  兰山街不在江城市中心范围,比较偏僻,加上一大早街上也没多少人,显得比较冷清。

  我按了院门外那对讲机,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干脆直接说是三叔让我来的。

  没过一会,大铁门缓缓打开,一个人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那人的时候,我愣了一下,他也愣了!

  “您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俩瞪大了眼睛异口同声脱口而出。

  这个人,正是昨晚强卖我符箓的猥琐老头子,没想到在这里又碰面了!难道他是三叔的那位朋友?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这老头子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我,说道:“你是秦凡的侄子?”“嗯!”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玉箫小说] 回复数字39,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我点点头,恭敬的说道:“您就是三叔的朋友吧,三叔让我来……”“打住,我和秦凡不熟,高攀不起。老头子我只是个守大门的,这里的主人在里面等着你呢!”老头子摆摆手很随意的对我说道。

  对这老头子,我心中已经对他改观不少,昨晚刚遇上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个老骗子,但是见识到了那张符箓的功效之后,他身影在我心中顿时高大了不少。


[ 此貼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11-06 18:23重新編輯 ]